凯发体育官方-ag凯发国际 > 好文阅读

2021年12月28日,随着姚某宁等44人 涉黑案、薛某存等19人涉恶案、郭某天涉 伞案等一批黑、恶、伞、霸案件二审宣判 生效,标志着兰州市两级法院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受理的黑恶案件全部审 结,实现了案件审判“清仓见底”的目标。

兰州法院这些扫黑除恶成果是2021 年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开局之年的一个缩影。

就在此前一天,全国扫黑办召开新 闻发布会,通报2021年度全国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十件实事”完成情况,回应人民群众关切,接受社会监督,推动常态 化扫黑除恶斗争走深走实。

揪出黑社会“保护伞”

经过4年持续开展的扫黑除恶,那些隐藏在深处的黑社会的“保护伞”也逐渐浮出水面。

2021年9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从主动投案到被双开,王立科案共用时11个月。

2020年10月24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消息一出迅速引起广泛关注。

王立科出生于1964年12月,长期在政法领域任职,从政生涯集中在辽宁省、江苏省两地。2013年,王立科调任江苏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2015年任江苏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消息,在王立科一案的通报中, 出现了“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从未对党忠诚老实”“参与在 党内搞团团伙伙”这样的表述。

2021年10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行贿罪对王立科作出逮捕决定。

2021年12月,对王立科涉嫌受贿、行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伪造身份证件案,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已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值得注意的是,与被逮捕时相比,检方指控的罪名多了两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伪造身份证件罪。

检方指控称,王立科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长期、多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情节严重。王立科多次安排他人违法伪造居民身份证件,情节严重。

据检方指控显示,王立科担任辽宁省北镇满族自治县公安局副局长,1993 年之后,开始了其一路敛财一路高升的路程。最终, 这位获得过公安部二级英雄模范、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优秀青年卫士、全国劳动模范、辽宁省新长征突击手、辽宁省十大杰出青年等众多荣誉称号的“老虎”折戟江苏。

针对一些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 问题隐藏蛰伏较深的情况, 2021年一年来,全国扫黑办把深挖彻查“保护伞”与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清除害群之马”统筹 推进, 做到线索同查、案件同办、督导同驻,着力推动对专项斗争期间“有黑无伞”、未查深查透的涉黑涉恶案件回溯倒查,从执法司法腐败案件中,循线对比碰撞,依纪依法深挖彻查一批“保护伞”。

2021年以来,共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问题9931起,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9569人,移送司法机关1037人。

打击“村霸”恶势力

在2021年度全国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发布会上介绍,近一年来,各地各有关部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夯实筑牢农村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防范整治村霸问题的意见》,不断健全完善防范整治“村霸”的制度机制,持续整治“村霸” 等黑恶势力干扰侵蚀基层政权等问题。

各地在村 (社区) “两委”集中换届过程中,严格落实“两委”人员资格联审制度,细化候选人负面清单,把存在“村 霸”、涉黑涉恶等问题人员挡在门外,共取消9.3万名不符合条件人员参选资格。有的地方建立打击和整治“村霸”回头看 机制,对曾被“村霸”侵占的村集体资产依法处置情况走访复核,防止被其他不法势力控制。

不久前,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公安局发布一则“关于征集何某、陈某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通告称:霍邱县公安局成功打掉一涉“村霸”恶势力犯罪团伙,抓获何某、陈某两名犯罪嫌疑人。为彻底 清查该犯罪团伙全部违法犯罪事实,公 安机关面向全社会征集该犯罪团伙的违 法犯罪线索和证据。

另据媒体报道,何某为当地网红,平时销售农副产品。霍邱县委政法委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媒体,何某和陈某涉嫌利用“仙人跳”形式进行敲诈勒索,相关情况公安部门正在调查中。对于母女为何被认定为“村霸”,除了涉嫌“仙人跳”外,还因她们涉及横行乡里、无事生非、打架斗殴、聚众闹事等其他情况,相关情况还在调查之中。

该工作人员介绍,对于“村霸”恶势力 团伙的认定,其范围比较宽泛,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的指导意见,“村霸”包括 恶势力、地痞流氓、无赖、宗教恶势力等,他们具有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尤其是把持基层政权、侵蚀基层政权等行为。

从近年来出现的有关“村霸”的案件可以看出,“村霸”组织往往以暴力起家,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腐蚀渗透基层组织牟取非法利益,借助部分公职人员庇护,坐大成势,欺压、残害群众,在周边地区形成非法控制,进而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村霸”和宗族黑恶势力犯罪,严重侵害基层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致使村基层党组织、村群众自治组织的管理弱化,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是影响农村平安和谐稳定的“毒瘤”,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点惩治的对象。

追捕“漏网之鱼”

针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结束后仍有部分涉黑涉恶在逃人员未到案的情况,全国扫黑办把追捕“漏网之鱼”列为“十 件实事”的首要任务, 要求各级政法机关集中精干力量全力缉拿归案。在追逃工作最吃劲的时期,全国扫黑办召开第二 次扫黑除恶常态化暨追捕“漏网之鱼”行动推进会,为各地各有关部门再加压、再鼓劲。

截 至2021年12月26日,680名目标在逃人员已抓获610名,抓获率89.7%,其中境内在逃人员569名,已抓获567名,抓获率99.6%;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境外在逃人员111名,已抓获43名,抓获 率38.7%。有214名在逃人员慑于追逃强大声势投案自首,占抓获在逃人员总量的35.1%。

全国扫黑办要求,2022年要力争将 剩下的“漏网之鱼”全部追捕归案。

在追逃过程中,各级公安机关采取科技追逃,合成作战的方式,在人员力量、手段资源、工作经费等方面对追捕 “漏网之鱼”行动予以倾斜,充分发挥专业优势,积极运用多种新技术新手段支撑追捕工作,各警种打破部门壁垒,强化协作配合,整体联动,形成合力,有力提高了追逃行动实效。

2021年10月18日, 在为期两个多月的追捕涉黑涉恶“漏网之鱼”专项行动中,海南三亚警方追捕专班辗转湖南、广东、安徽等8省18个城市开展抓捕劝投,抓获规劝涉黑涉恶在逃人员9名。

涉黑涉恶目标在逃人员在案发后便已销声匿迹,给追捕工作带来一定难度。为此,三亚警方制定“一人一档、一人一 方案、一人一小组”的追逃方案,压实责任。各追捕专班在前期开展大量、细致调查取证工作的基础上,深度研判分析,多警联动,精准追逃,成功地将涉嫌开设赌场的毛某海、涉嫌组织卖淫的李某君和杨某松、徐某波、涂某贵、邓某胜等以及涉嫌开设赌场的陈某军等在逃人员抓捕归案。

追捕杨某松行动中,追捕专班发现杨某松的妻子在其案发后回到河南老家。为尽快将杨某松抓获,2021年9月11 日,三亚警方派出追捕专班赶赴河南省郑州市、商丘市、漯河市等地走访,并前往杨某松亲属朋友家中开展教育劝投, 终于得知杨某松可能藏匿在陕西省西安市。

2021年9月16日,追捕专班马不停蹄赶到西安市,对杨某松可能活动的小区、酒店、ktv等多个落脚点进行地毯式排查。经过连续7天的走访摸排,一周后,在西安市某娱乐场所成功将杨某松抓捕归案。

抓捕过程中,三亚警方通过发布悬赏通告方式,发动广大群众积极提供线索。最终,逃匿泰国、涉嫌开设赌场的在 逃人员陈某军看到三亚警方发布对其的悬赏通告后,迫于压力,主动与追捕专班民警取得联系,并回国投案自首。

境外目标逃犯的缉捕工作被列为重中之重,公安部成立多个境外专项缉捕组,针对中缅边境等重点地区,派员常驻 开展缉捕工作;坚决克服疫情影响,充分发挥国际警务执法合作机制和中国驻外警务联络官作用,协调所在国家和地区 警方积极配合缉捕,成功抓获境外目标逃犯43名。

扫荡四大行业恶势力

扫黑除恶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去年以来,全国扫黑办会同中央网信办、公安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等行业主管部门,决定集中一年时间,深入开展信息网络、交通运输、工程建设、自然资源四大行业专项整治。

在信息网络领域,以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为重点,2021年1月至11月, 全 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37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54.9万名,同比分别上升 44.2%和109%。公安部平台日均发布预警指令10万条,成功地避免了2337万名群众受骗,紧急拦截涉案资金3265亿元。金融、通信、互联网等行业主管部门积极履行监管责任,清理涉诈高危电话卡8082万张、风险账户21.7亿个。

2021年以来,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立案数连续6个月同比下降, 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近年来持续快速上升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交通运输部、公安部针对盗抢货车燃油犯罪多发的态势, 通过加装监控探头、串并办案等手段, 逮住了一批“油耗子”,消除了广大货运司机的心头之患。

2021年8月, 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在工作中发现, 北京市昌平区一个农村大院内存在非法收集、储存废机油的情况。北京警方随即成立了由环食药旅、网安总队和顺义、昌平、怀柔分局等单位组成的工作专班, 经过历时3个月的侦查,最终确定了在昌平区、顺义区、怀柔区等地的5个犯罪团伙。这些团伙均以亲戚、老乡为纽带,选择位于远郊村庄外围的独立院落作为收集、储存废机油的窝点, 甚至形成了一条倒卖废机油的黑 色产业链。

被称作“油耗子”的个体商贩们先从汽修门店非法收购机动车保养过程中产生的废机油,他们将自己的面包车或者 厢式货车进行改装,车里装上大容量的油桶,用以运输废机油卖给“黑窝点”。“黑窝点”将废机油储存在掩埋于地下的 油罐中,等积攒到一定量之后,再倒卖给外地的化工企业,从中牟利。

2021年12月9日,专案组联合市、区两级生态环境部门,对5个犯罪团伙开展集中收网,捣毁非法储存废机油的“黑窝点”9个,刑事拘留65人,现场查扣油罐 12个、油桶400余个、废机油100余吨、非法改装运输废机油车辆50余辆。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过去的一年中,生态环境部将非法采石挖沙突出问题纳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推动查办广西茅岭江流域等 一批非法采砂案件。

自然资源部、水利部会同公安部严厉打击“沙霸”“矿霸”等违法犯罪,2021 年以来共打掉涉自然资源领域黑恶团伙121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500余人。

针对交界的河段,省际间联动执法,如湖北、江西、安徽等省建立区域联动机制,由“一家独唱”转变为“大家合唱”。通 过有力措施,全国非法采砂专项整治取得阶段性成果, 共查处非法采砂行为1289 起,查处非法采砂船舶177艘、挖掘机具355台,拆解“三无”“隐形”采砂船249艘,办理行政处罚案件1099件,移交公安机关案件39件,移交涉黑涉恶线索14条。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则组织排查处置恶意竞标、强揽工程、违章违建等工程建设领域突出线索7800余件,切实维护了市场秩序。

来源:法制与新闻(一月下期)

编辑:钟馨 芦佳琪

让周刊陪伴您左右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发布者:实习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ur.net.cn/yuedu/494572.html

关注微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