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体育官方-ag凯发国际 > 好文阅读

1

大雪封山,冰寒刺骨。

这是一个几乎废弃的关隘,西面是白茫茫的山舞银蛇景色。

拖着断腿躲在雪窝子里的李宪,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过去一天一夜,李宪全想尽了一切办法,总算没有被冻僵。但又冷又饿的现实让他注意力无法集中,只记得手中用竹竿制作的一副简陋弓箭。

这是他前天花费一天时间用石头砸、用牙齿咬,才勉强弄出来的简陋工具。

雪窝子距离关口只有五米远,从实战的角度考虑,实在是非常危险的距离。

可是没办法,他用竹梢制作箭矢,用山藤制作弓弦,杀伤距离只能这么远。

如果不是左腿受伤,他当然不会忍饥挨饿在这里守株待兔,可以到山里面寻找果腹之物,肯定不会如此狼狈。

即便是大雪封山,李宪也不认为会把自己饿死冻死,对于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有充分自信。

和自己的两名队员分手还不到半个小时,竟然从南方沼泽地带,来到了冰天雪地的群山之中。战斗场景一瞬间转换,让李宪措手不及。

“我只有三支箭,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但愿老天爷发发善心,不要继续和老子作对。”李宪一直在内心祈祷,虽然他从来不信鬼神。

其实,今天早晨已经有人从这里过关,但是李宪强忍着没动手。

过去的是五个人五匹马,而且全身披挂,一看就是杀过不少人的彪悍骑兵,因为他们身上都带杀气。

没有下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只有三支竹箭,也不是因为左腿受伤。

按照李宪的身手,别说偷袭五个骑兵,就算暗杀十个骑兵也不是难事。

关键是冲过关口的五个骑兵,装束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李宪当时就惊呆了。

五个人的打扮差不多,都是头戴尖顶瓜皮帽,身穿简陋翻羊皮战袍,外面还有棉甲围腰。马鞍桥右边挎着箭囊,左边挎着弓套,背上背着一把单刀。

五个家伙脑后拖着一条羊尾辫,分明是臭名昭著的女真鞑子装束,李宪脑海中顿时被几百万个为什么填满。

“我的任务是伏击对手获取食物,然后和另外两名队员汇合,直奔终点完成比赛。可眼前根本不是国际侦察兵大比武设定的场景,这五个人也不是本次比赛的对手,因为他们身上没有手枪和冲锋枪,全部都是冷兵器。”

酷热难耐的非洲竟然会下雪,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能接受,李宪不知道过去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突击步枪不见了,数字通信装备也不见了。迷彩服变成了破烂不堪的羊皮袄,板寸头变成了乱糟糟的长发,甚至还摔伤一条左腿。

一切都不可思议,他怀疑自己陷入战场迷雾,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战场迷雾的判断,因为左腿受伤真实存在,所以李宪心中疑惑不定:“难道这是清兵入关的时空吗?”

这一天的时间就在患得患失中溜走,整个狩猎过程半根毛都没抓住,看来今天又要饿肚子。

此时,李宪有些理解当初林冲上梁山,被逼着缴纳投名状的苦衷。要想无缘无故杀一个人,还真的很难做出决断。

嘚嘚嘚——一阵马蹄踏着冰棱的声音传过来,终于让李宪的思绪集中起来。

三匹马三个人从关口北面过来,两男一女现出身形的一瞬间,李宪的双眼顿时开始发亮,右手抓起两支竹箭,左手一托竹弓做好了战斗准备。

两个男人和前面五个人打扮差不多,仍然是女真鞑子,但当先一人背上插着一面黄色三角形号旗。他们一前一后小跑过来,中间一匹马背上很明显是一个女人。

让李宪在心中给自己下达战斗命令,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马背上的那个女子竟然被绑着,还用一条布带勒住嘴巴防止呼叫。

“贩卖妇女儿童本来就该死,两个家伙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妇女,该杀!”

给自己找到一个杀人的理由,李宪再不犹豫,第一匹马冲到身前的瞬间射出了第一支箭,目标是对方的咽喉。

不管这一箭有没有效果,李宪已经对着第三匹马射出了第二支箭,然后又把最后一只竹箭抓在手中。

噗嗵——第一匹战马背上的家伙捂着咽喉摔下马背,猩红的血液终于喷射出来。

咴——第三匹马背上的家伙反应够快,竟然在竹箭射到的瞬间一提缰绳,竹箭射进了战马的右眼。

战马负痛,一声长嘶向前猛蹿,结果冰棱上打滑,连人带马甩了出去。

扔掉手里劣质弓箭,李宪双手一撑地面跃出雪窝,随即一个侧翻滚到了被自己射死的家伙身边,把真正的弓箭抽了出来。

后面的那个家伙反应够快,从雪地里爬起来还没有站直身子,就已经拔出背后的单刀,完全配得上百战老兵的称号。

现在双方的距离只有不到十五米,李宪左腿不利索,当然不能让挥舞单刀的家伙冲到身边。所以他躺在地上略一瞄准就连环三箭,这是当侦察兵九年为丛林作战练出来的真功夫。

常在战场漂,早迟要挨刀。

那个家伙即便反应足够快捷,但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他这一边,单刀磕飞两支狼牙箭已经到了极限,第三支狼牙箭穿透了他的咽喉。

两个敌人都被射死,生死存亡的问题暂时解除警报。

李宪扔掉弓箭,从第一具尸体上拔出单刀,然后就地十八滚。

眼睛受伤的战马正想站起来,可惜李宪已经奋力挥出一刀!

刷的一声,战马的脖子被削断,马血像标枪一样射了出来。

刚才的短促战斗令人眼花缭乱,而且整个过程也就两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已经把李宪所有残余力量消耗一空。

万一后面还有敌人,自己没有战斗力就糟了。所以他扔掉单刀扑上去,大口喝着冒热气的马血,根本不管还在拼命弹动的四个马蹄。

噗嗵,被绑在马背上的妇女挣扎着从马背上掉在地上,终于惊醒了李宪。

打了一个饱嗝,又抓起雪团把嘴角上的马血抹了一把,李宪才闷吼一声:“你先别着急,我等会儿来救你,现在需要处理两件事。”

不怪李宪主次不分,因为现在冰天雪地,气温起码在零下十度,身上残破的羊皮袄实在挡不住寒气。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两具尸体身上的棉袍、棉衣、棉裤赶紧扒下来。不然的话,等到尸体僵硬就只能干瞪眼。

有了马血充饥,虽然左腿有些不得劲,但李宪觉得自己各方面都不错。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两具白花花的尸体已经到了第一匹战马背上。

作为一个侦察兵,除了能够追踪侦察之外,另外一个特长就是反侦察。

两具尸体绝对不能放在大路上,所以李宪用战马驮出去掀进一座山谷的积雪里面,不到来年开春谁也找不到。

嘴巴里面的布带被解开,被绑架的妇女说了一句很生硬的话:“多谢壮士救命之恩!”

李宪觉得这句话很生硬,仿佛是外国人说汉语那个调调,而且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蹦出来。

解开妇女被绑着双手,拂开她脸上的乱发,李宪顿时作声不得。

这是一个皮肤白皙,鼻梁坚挺略带鹰钩,双瞳带茶色的小女孩。

小女孩儿长得美艳绝伦,但不是中原人。身上的衣服皱成一团,而且脏兮兮的,却是非常名贵的雪白貂皮大衣。腰间缠着银扣金丝带,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羔羊皮描金线的高腰马靴。

李宪心中一突鲁:这一身打扮要是放在“北上广武”的精品店里,标价起码在一百八十万。此女来历不凡,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土豪,难怪会被绑架!

看见李宪盯着自己的脸蛋发呆,小女孩脸色微微一红:“小女子姓萧,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李宪浑身一震,顿时清醒过来:“我姓李,你搞什么搞,大白天也被人绑架?”

小女孩双眼一红,又摇摇头:“恩公,小女子是俘虏,不是被绑架。老贼完颜阿骨打命令这两个贼子,把小女子送到云中赏赐给鸟家奴那个狗贼。”

鸟家奴?这三个字一出现,李宪终于变成了一尊石雕。

鸟家奴在历史上只有一个人:完颜宗翰,本名黏没喝,又名粘罕,鸟家奴是他的小名。

李宪心中哀叹一声:“这个时空竟然是北宋末年!老子堂堂解放军战略侦察兵连长,竟然稀里糊涂来到北宋末年,真是岂有此理!”

不管多么震惊,现在都只能扔到一边去。

“你现在身子活动一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需要换个地方过夜!”

李宪抓起一把单刀站起身来,一步一拐来到被杀的战马旁边,然后像劈柴一样砍马肉。

只能像劈柴一样,因为就这个功夫,死马已经彻底僵硬。好在不需要砍很多,四条腿砍下来一百多斤肉,已经足够两个人对付两个月。

把马骨架扔进旁边的山沟积雪里,把马肉绑在两匹马背上,又把所有的战利品搜集起来,李宪这才扭头问道:“你说你姓萧?”

小女孩虽然满脸凄然之色,但还是点点头:“小女子萧姵。”

李宪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眉头一皱:“你在什么地方被俘?”

小女孩伸手一指身后的关口:“从这个白羊口出去,翻过前面的大山再走二十里,小女子就是在白水泺被俘的。”

李宪恍然大悟:原来是大辽国萧家的后人。

成功的男人背后,必然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建立契丹大辽王朝的耶律阿保机,身边就有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而又富有韬略的皇后。她叫萧平,原名述律平,小名月理朵。

耶律阿保机之所以能够成功,一大半的功劳都在文武双全的萧平身上。

大辽立国之后,耶律阿保机留下遗命:大辽国的皇后永远是萧家女子。

想到眼前这个小女孩的真实身份,李宪知道自己无意之间惹了大麻烦。

稀里糊涂救了一个大辽国公主级别的女孩,不知道是福是祸:“原来你是皇族,难怪会被当成宝贝绑回来。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2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就是朋友,很有可能是更大的敌人。

小姑娘萧姵是大辽国萧家的后代,也就是契丹人,怎么算都是大宋的敌人。

如果出手之前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自己还会不会伸手,李宪现在都不知道。

既然已经救了,李宪没有撒手不管的习惯,关键这个小女孩长得实在漂亮。

是不是倾国倾城不知道,但绝对属于祸国殃民的妖精级别。而且只有十三岁,天上掉下来的小萝莉。

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两个人终于找到一处洞穴安顿下来,李宪发现自己判断失误。

千算万算,又把自己身上摸了三百遍,李宪终于发现一个致命问题:好不容易拖着伤腿从雪地里刨出一堆松枝,但是没有火柴,更没有打火机,如何才能生火?

李宪从来没有为生火发愁过,就算没有火柴和打火机,他原来也是摸出一发子弹拔掉弹头,开一枪之后万事大吉。

李宪发愣的时候,十三岁的萧姵并没有停顿,而是飞快地把所有战利品清理一遍,很快就摸出两个巴掌大小的皮套,正是两套火镰还带着火折子。

“恩公在这里烤火,我出去再弄些松枝回来。这些柴无法支持到天亮,那要冻死人的。尤其是恩公左腿受伤,千万不能冻着了。”

萧姵升起火堆之后扔下一句话就冲出山洞,让李宪不知道究竟谁救谁。

利用这个机会,李宪终于有时间回忆一下脑海中有关北宋末年的记忆。

这个年代的女人平均寿命不到三十五岁,十三岁的女孩子根本不算萝莉,相当于后世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已经可以嫁人当家庭主妇。

果然不错,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是十三岁的萧姵动手,用了一个多小时背回来一大捆干柴,然后就开始整理马肉烧烤。

契丹虽然建立了大辽国,但并没有改变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皇帝都是按照季节四处迁徙,没有真正进入封建农耕社会。

一阵肉香扑鼻,李宪终于从无尽的回忆之中清醒过来,萧姵已经把一块考好的马肉递过来:“恩公将就些,这两个贼子身上只带盐巴,并没有什么调料。”

此前喝了一肚子马血,随后在雪地里翻山越岭两个多小时,李宪肚子里面早就空空如也。

也不管烫不烫,对着流油的马肉就是一大口咬下去,李宪终于明白一个道理:要说烧烤的技术,那还得说人家游牧民族。

“没想到你有如此好的手艺,放在我那个年代,你肯定发财了!”

心头高兴,嘴巴就没把门的,结果李宪话一出口就知道麻烦了。

还好萧姵并没有刨根究底,脸上的茫然之色一闪而过,随后又开始盯着火堆专心烧烤。

李宪终于明白一个真理:一个臭当兵的平民子弟,和大户人家子女根本没有共同语言。

大辽国每年都得到大宋朝铜钱五十万缗和绢绸二十万匹的进贡,萧家就坐在金山银山之上,根本不知道发财两个字怎么写法。

为了打破尴尬气氛,李宪只能开口:“说说吧,说说你的情况。”

“亡国之人没啥好说的呢。”萧姵揉了揉眼睛,声音小得可怜:“这几年天祚帝倒行逆施,萧家的长辈们更是为了争权夺利推波助澜。结果女真日益坐大,大辽国先后丢了东京、中京、上京。”

“前不久鸳鸯泺一战,南京(宋燕京,今北京)又丢了。天祚帝带领自己的亲卫逃走,所有的女眷妇孺全部扔给女真贼子糟蹋。此前两个贼子就是想把我送到云中(今大同),说明西京也丢了。五京全部陷落,大辽国已经完了。”

十三岁的小姑娘,突然遭逢国破家亡的巨变,无声的抽泣让李宪觉得很难受,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

不过,通过萧姵的简单讲述,李宪已经有了四个基本结论:

第一,金兵从张北的鸳鸯泺一路追到白水泺,俘获了大辽天祚帝耶律延禧的所有后宫妃子,说明此前的那个关口叫做白羊口,在天成县(今天镇县)西北。

第二,既然萧姵在白水泺被抓住,说明大金皇帝完颜阿骨打已经到了白水泺,这个萧姵是完颜阿骨打赏赐给完颜宗翰的礼物。

第三,时间应该是1122年底或1123年初,就是北宋宣和四年或者宣和五年,完颜宗翰坐镇山西大同,准备捉拿大辽天祚帝。

第四,根据历史记载,天祚帝耶律延禧并没有跑多远,而是躲在夹山里面。所谓夹山,也就是葫芦海(岱海)西南的大青山南麓。

把信息归纳整理一番,李宪才知道眼前还有一个麻烦。

他从尸体上剥回来两套棉衣,自己穿了一套还剩一套。现在两个人都已经吃饱了,可是睡觉就成了问题。

只有一件羊皮棉袍,有盖的没垫的。洞外零下十多度,虽然有一个火堆升温,但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李宪在心里为难,人家萧姵却没有丝毫为难的。

把剩下的那条羊皮裤和所有多余的内衣垫在李宪右边的石板上,萧姵很自然往上面一躺,还把李宪的右腿当枕头,然后盖上剩下的一件羊皮棉袍,双手抱住李宪的腰直接睡觉了。

“那边分明有两具马鞍不用,小丫头片子竟然用老子这个伤员当枕头。果然是超级大户出来的千金小姐,真会享福。”

李宪心里老大的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

按照大辽国的“婚姻法”规定,耶律家属于王家,专门“制造皇帝和王爷”。萧家属于后家,就是专门“生产皇后和皇太后”。

萧家的女儿一出生就高贵无比,所有男人都是她们的奴仆。这是传承了两百年的规矩,萧姵的行为显得理所当然。

李宪被“临时当奴仆”,不满意也只能放心里,他不可能和一个国破家亡的小姑娘争什么名分。

随后发现萧姵时不时就全身惊惧,甚至在梦中发出尖叫声,李宪内心深处第一次对眼前的小姑娘产生了一丝怜惜。

死亦何欢,死亦何惧。这八个字说说很简单,真到了国破家亡的时候,无论贵贱都是血泪,其中又以女人遭受的灾难更为深重。

李宪身心俱疲,却没有丝毫睡意,反而显得惶惶不可终日。

“老子应该怎么办呢?”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让李宪一时间无法排解。

咴——

似梦非梦之间,李宪突然被山洞外面的一声马嘶惊醒。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藏在山洞最里面的两匹马,竟然想和外面联络,几乎同时仰起脖子一声长嘶:咴咴——

“糟糕!”李宪匆忙之际竟然一巴掌拍在萧姵的翘臀上:“有人来了,快起来!”

没想到萧姵早就醒了,只不过没有起身:“我知道,山下应该有四五十匹马,已经来了半柱香的时辰,似乎正在搜索附近的山沟岔岔。”

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马群移动自然不能逃过她的感知,李宪顿时大为生气:“你既然知道了为何不早说啊?”

萧姵伸了一个懒腰:“天没亮,大雪封山四处都是陷阱,我们也不能随便移动,早说有用吗?”

李宪有些奇怪:“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大不了一死,我为何要担心?”萧姵嘟囔一声,竟然闭上眼睛又要睡觉。

李宪只好强行把萧姵扶起来:“怪事啊,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外面应该不能发现这里的炊烟,怎么会有人出现在山里面?你呆着别动,我要出去看看。”

萧姵显得无所谓,说出话来轻飘飘的:“你昨天杀的是完颜阿骨打那个老贼的亲兵,这一夜没有得到回信,自然惊动了白水泺和云中两方面的人。山下的人不是鸟家奴派出来的,就是完颜阿骨打派出来的。”

李宪心里腹诽:“你他娘的被抓了可以给别人当妻妾,当然无所谓。可老子是汉人,而且还杀了两个金兵,一旦被抓肯定五马分尸,这能比吗?再说了,老子连这个地方都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可能随便陪你死?”

来到洞外趴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李宪终于看清楚了下面的真实情况,萧姵的感觉没有错误,的确是一大群人骑着马在驿道上来回兜圈子。

“还好还好,敌人并没有往山上搜。”

作为一个老资格的侦察兵,李宪瞬间就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天成县东北方向就是张北,而且大金皇帝完颜阿骨打已经到了白水泺。天成县的西面就是大辽的西京大同城,完颜宗翰在那里坐镇。

两个亲兵押送一个美女能在什么地方出事?在自己的老窝白水泺、山西大同,绝对不可能出问题,

用屁股都能够想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因为白水泺和大同城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这五十多个人搜索的范围自然不大。

“不行,敌人等到天亮就会发现这个山洞,最终还是会搜到这里。等下去就是坐以待毙,这不是老子的作风。”

返回山洞带上一张弓、一壶箭,李宪又拧上一把单刀冲到洞外,然后根据方才已经看好的一条小山梁向南方摸过去。

这个地方李宪一千年之后来过,虽然现在和一千年以后有极大区别,但主要表现在植被没有被破坏,南方摩天岭主峰海拔高度超过两千米是不会变的。

李宪拥有超越这个时空一千年的经验,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一个办法:把敌人引向主峰东北侧的一条大山谷,然后制造一场人为的大雪崩。

离开山洞超过三百米之后,李宪把弓箭和单刀抱在怀里,然后滑雪而下,准备暗中射死几个人彻底激怒敌人。

这个时候就看出女真鞑子翻毛羊皮棉袍的好处了,浑身都是接近白色,在天色没有大亮的时候足够隐蔽。

没想到距离敌人还有六百多米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李宪看得瞠目结舌!

小说后续章节,直接戳下边:了解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发布者:实习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ur.net.cn/yuedu/493236.html

关注微信
网站地图